亞細亞巴洛克Ⅴ-天然之美 ( asiabaroque2006 - Beauty of Nature )

關於部落格
‧秦Kanoko 黃蝶南天舞踏團2006新作 ‧海筆子企劃 ‧黃蝶南天舞踏團製作
  • 51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什麼要跳「舞踏(Butoh)」? (文/王墨林)

國家體制從來都是通過身體,表現一種民眾與國家權力的結構關係。體制愈强,就愈要把民眾的肉體製造成為一個所謂「正常」的形體;所以身體沒有被毀壞,宰制身體的權力也就無從被崩解化;土方巽的舞踏論述,在這部份被後來的研究者認為是重要的。

土方巽早於1972年創作的《疱瘡譚》,卽是以麻瘋病體為表演主題。他在舞台上的身體不能坐也不能立,只有把身體緊縮成為一個圓形,在地上緩緩滾動,才能讓痙癴的四肢自由移動。《疱瘡譚》所要敍述的是:身體雖然毁壞了,靠着肉體自身的意志,反而能把隱藏於肉體深處的黑暗記憶漸漸顯露於皮膚之外。

      為什麼要跳舞踏?那絕對不是在異國情調的美學上再消費而己;民眾性的舞踏如同土方巽所言:以衰弱的、病疾的、汚穢的這些被近代化排除的「衰弱體」(土方巽語),顛覆主流社會的審美經驗;也只有這樣,民衆身體被近代化將其內部所掩蓋的黑暗記憶,才會通過了「衰弱體」的興兵作亂,而產生顛覆追求「正常化」國家的巨大能量,更進一步戮破了強大體制所虛構的「共同體」幻想。

      kanoko近年都是選擇在台灣發表她的舞踏作品;從她表演時讓人感受到全身散發的能量,似乎意味着有一股鬥爭的力量在她的体體內竄流。台灣人從她的舞踏嗅到一種猥瑣卻又熱氣騰騰的臭味,像民眾被資本主義壓抑在黑暗裡的肉體記憶,通過她汚穢的身體所散發的這種臭味,就一點一點被煽動了出來;在秦kanoko的舞踏裡,她的「衰弱體」如同被近代化排除在社會邊緣的肉體黑暗史,她的演出因而也變成了一則顛覆強大中心的神話。

      kanoko這次在樂生療養院推出她為住在院內的阿公、阿媽所創作的新作,是否意味着她更在為院內這一群被近代化歷史所折傷的「衰弱體」,重新綴補出他們至今仍是在支離破碎中的肉體記憶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