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細亞巴洛克Ⅴ-天然之美 ( asiabaroque2006 - Beauty of Nature )

關於部落格
‧秦Kanoko 黃蝶南天舞踏團2006新作 ‧海筆子企劃 ‧黃蝶南天舞踏團製作
  • 5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秦Kanoko:黑暗世界的前衛火種 (文/林于竝)

海筆子企劃【亞細亞巴洛克Kanoko・黃蝶南天舞踏團・《瞬間之王》

演出日期:2005/1/20~1/23    演出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瞬間之王這個作品當中,台灣第一個舞踏團體悄悄地成立了。叫做「黃蝶南天舞踏團」這樣一個聽起來怪怪的名稱。秦Kanoko,台灣劇場界的人初稱她為Rika,這位來自日本的舞踏家在定居台灣三年之後,終於正式宣佈舞踏團的成立。其實,瞬間之王已經是秦Kanoko在台發表的第五個作品,早在1998年起,秦Kanoko經由差事劇團鍾喬邀請來台發表虫的寸法身體花園等作品。2000年於華山藝文中心後方空地所搭建的帳棚劇場當中所發表的酷愛虫的公主尤其令台灣民眾印象深刻,從屋頂不斷滴落到身體的蜜汁、懸掛在劇場半空中的六個女性裸體等等獨特的編舞手法,秦Kanoko利用帳棚的空間將女性的肉體表現得淋漓盡致。這段期間,秦Kanoko雖然將台灣視為她舞踏活動的一個重要據點,但是,基本上,這時期的作品仍然是以日本做為舞踏成立的根據。一直到2002年的拼裝淨土,秦Kanoko才正式以「台灣舞踏的可能性」做為作品的出發點。秦Kanoko認為,「拼裝的身體」是台灣人身體性的特徵,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歷史背景,加上多族群與多語言的文化背景,台灣很難以單一的體系做為文化認同,因此台灣人的身體性是不統一的異種拼裝。以這種非統合的身體性做為主要的身體語,秦Kanoko構建出拼裝淨土的作品,以此企圖探索「台灣舞踏」的可能性。在拼裝淨土的場景當中,秦Kanoko給傳統舞踏的表現形態加上了許多台灣道教文化的要素,例如,誦經、做為祭祀品的雞,以及金身佛像等等,這些都是來自秦Kanoko在台灣定居的生活經驗。

           2003年經王墨林邀請與「新寶島視障者藝團」的合作經驗對於秦Kanoko的創作歷程而言也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面對一群眼睛看不見的人們,如何告訴他們舞踏是什麼,這樣的問題始終困擾著她,但是到最後,秦Kanoko發現,這群視障的朋友們反而告訴了她什麼是舞踏。在以往舞踏工作坊的經驗當中,眼睛看得到的人看了舞踏的外在形象,以為這就是舞踏,於是一群台灣的人紛紛模仿日本人的身體性。但是秦Kanoko卻在眼睛看不到的人的身體當中,看到真正的舞踏。一種不為身體外在形勢所遮蔽,來自身體內部真正的能量。

           於是,秦Kanoko留下了視障女舞者李佩綺,另外加上一位差事劇團演員李薇,三個女生共同成立了「黃蝶南天舞踏團」。

           佩綺是一個身材壯碩的女生,行動上有些緩慢,但是秦Kanoko在她身上發現了某種難以掩藏的存在感。她就是那個「瞬間之王」。一個在平常一動也不動,卻在某個時刻爆發出驚人能量的王者。秦Kanoko的舞踏並不是以身體持續動作來呈現作品時間,而是在漫長的靜止,以及一瞬間的動作的這種「時間的距離」當中發現舞踏。根據科學報導,肥胖的人,是因為細胞當中存有以往飢荒的記憶,所以細胞本身自動地將能量儲存起來,以等待下一次飢荒的來臨,瞬間之王是以佩綺的身體,與整個消費主義主控的當代,做一個「時間的對峙」。

           Kanoko是位個子嬌小,外觀柔弱的女性,可是她的舞踏到最後總是充滿著狂暴,像在拼裝淨土的後段,秦Kanoko拿起一根四公尺的竹竿,瘋狂地滿場揮舞,而在瞬間之王當中,秦Kanoko要佩綺在變調的佛朗明哥之舞當中,將石塊自二樓扔下舞台當中。火、石塊等物體在秦Kanoko的舞踏作品當中頻繁地出現,藉由這兩者,秦Kanoko似乎企圖表現一種抵抗的身體,一種手無寸鐵的小市民最原始的抵抗。

           舞踏,在獲得世界性人氣的今日,它已經像歌劇或者芭蕾一般,是一種可以令任何中產階級的教養人士身心愉悅的舞台藝術。但是,秦Kanoko卻仍然像個迷路的小學生般,一邊仔細地呵護著手中微弱的前衛火種,一邊在黑暗當中摸索著回家之路。

 

     《瞬間之王》的十個段落,包括〈曼陀羅〉、〈白蛇女〉、〈座敷童〉、〈穀物的時間〉、〈穀物的公主〉、〈KOYOTE〉、〈寶藏巖〉、〈Sitar音樂〉、〈姥母捨て〉、〈黃蝶南天〉。

      《瞬間之王》為秦Kanoko‧黃蝶南天舞踏團獨立製作,不申請任何政府單位或相關基金會補助,由秦Kanoko獨立負責製作經費,所有演出相關人員皆為不支薪加入這次演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